过刊检索
期数   从:
   至:
文章标题:
作者姓名:
关 键 词:
摘  要:
      
互动交流
本期您最喜欢的文章
《城市规划学刊》网站用户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城乡社区发展与住房建设 (黄怡) 发布时间: 2012-05-09 点击: 2187

美国创新联盟(Alliance for Innovation)白皮书:《联系的社区:地方政府作为市民参融(Citizen Engagement)和社区建设的合作伙伴》
2009年10月在佐治亚州的迪凯特(Decatur)由创新联盟发起主办了“大主意”会议,会议达成了一个重要共识,即地方政府需要进行更多的工作以促进市民参融。白皮书由此产生,并汇集了美国各地学者有关市民参融的研究成果。本项目得到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公共事务学院的支持,创新联盟的人员也提供了研究协助。
市民参融是一个研究和行动日益增长的领域,但是对于政府可以而且应该在这方面做些什么并不总是清楚。关于市民参融的研究较多集中于从外部带给政府变化,但是没有将地方政府视作是市民参融的合作者和发起者。地方政府可以是有意义的市民参融的积极贡献者,但他们必须与其他行动者进行广泛合作。白皮书的重点就是他们可以怎么做。
白皮书首先就社区参融的相关方面做了总体阐述,包括为何要进行市民参融和怎样进行市民参融以及市民参融的策略、方法和实例。其中,对公共参融的目标、内涵、形式、谁对公共参融负责、谁参与、可选择的途径、选择何时使用公共参融工具等等进行了详尽论述。然后选取了来自美国各地学者的一组研究,从总体性讨论、利用互联网和社会媒体、服务交付和绩效评估、艺术应用、邻里组织、改变组织过程和态度等方面分别论述了地方政府与市民参融和社区建设的关系以及做法。
白皮书重点讲解了市民参融可选择的方法及其选择,并且在后半部分分项进行了详尽的论述。可选择的方法包括:①使用调查,市民小组,关注团体;②分享信息:讨论,教育和构想;③利用互联网和社会媒体;④审议和对话;⑤服务交付和绩效评估的观点;⑥邻里组织和家庭业主协会;⑦变更组织过程和态度;⑧围绕关键问题的混合方法。
白皮书的目的是确定以何种方式,地方政府可以与居民和当地组织共同合作,通过加强与社区连接,和地方政府可以采取的涉及市民的各个不同行动,以实现更高层次的市民参融。其目的是为了识别市民参融的各种目标和可以用来达到这些目标的配合方法。市民参融的过程已经被定义为“激励普通的人走到一起,对他们认为重要的问题审议,并采取行动”。
总之,在一个联合社区里,市民参融使社区只有通过人们一起合作以帮助他们彼此来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白皮书认为,地方政府是很必要的,并且往往是培育真实的、有意义的和有效的市民参与的市民的合作伙伴。地方政府鼓励居民和雇员都认为自己作为市民参融治理活动以及共同努力以帮助他们的社区变得更好,这一点很重要。并且通过选择不同的合适的方式来共同合作达到更好的社区建设的目标。
来源:张雅丽编译自“美国创新联盟(Alliance for Innovation)”白皮书《联系的社区:地方政府作为市民参融和社区建设的合作伙伴》,2010-10。

21世纪爱尔兰积极的市民参与和当地代表政策:居民社团在都柏林城市规划中的作用
在欧盟及其成员国内部,对市民社会的作用及其在产生一个更加深刻和更加具有内涵的民主文化方面的潜力的兴趣日益上升。在欧盟(EU)层面,欧盟委员会(EC)对2001年欧洲管治白皮书的采用,以及更近地欧盟委员会通过2007-2013欧洲市民计划(EC 2007-2013 Citizens for Europe Programme)承诺市民促进参与、积极的公民权和积极的市民社会,都可以视作这样的标志。爱尔兰也在鼓励市民社团参与政策的制定、管理和实施,旨在改善管治,通过赋权、更广大草根阶层的参与民主以及积极的市民权的文化。
爱尔兰都柏林学院大学地理、规划与环境政策学院的学者们聚焦于爱尔兰大都柏林地区的城市规划过程,探讨了在地方层面积极的市民权与地方政府工作之间的关系。研究提出,为了充分理解社区行动者在城市规划中的作用,有必要超越规划体制和决策制定的正式途径,以便检验正日益被动员起来去影响规划结果的叠合交搭、无组织的和非正式的实践。这项研究提出,在管理快速城市成长和处理地方居民的生活质量关切时,在案例研究地区内部社区行动的一个关键动机与在传统的代表民主中感知的失败相关。不是在有组织的规划领域内与政府合作,而是社区行动者在政府之外或针对政府的非正式政治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导向了在政府促进积极的市民权的努力和作为结果的社区行动之间的紧张局面。
本研究目的在于探究在城市管理和土地使用规划的过程中居民社团起到了怎样的作用。研究的案例涵盖了大都柏林地区的内城区、郊区、城市边缘区和农村边缘地区。对案例地区相关规划文件和政策关于公共主导部分的进行了回顾,并且还和来自社区和基于居民利益组织的代表进行了深入的访谈。通过对这些案例的比较发现居民社团非常热衷于规划政策的制定,并且通过游说选出的代表、公众抗议、传媒、公众集会、给政府写信活或者向规划部门上诉等多种多样的手段来干预政策和实施。
此外的一些研究也表明,近几年公众的热情在逐渐增加,特别是社区居民的参与。在都柏林地区造成这一现象最主要的刺激因素就是该地区所经历的快速的城市增长。这些居民团体特别是边缘地区的居民团体主要关注的是城市增长管理议题和对开发商引导城市开发的方式的反对。在都柏林地区空前快速的城市建设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如城市战略规划框架的缺乏或薄弱,以及物质环境、交通和社区基础设施方面的赤字。对社区行动的重要解释涉及地方规划者与政治家们在管理城市发展中意识到的失败,和驯服导向快速改变的市场力量的意图。地方团体在保障城市良性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这些团体保证了开发商、公务员和推选的代表可以履行自己的职责、施行声明的政策目标、处理当地发展中消极的外部性、制定与国家、区域以及地方的规划导则相适应的发展控制决策。
这些居民团体影响城市规划的渠道既有正式的也有非正式的。正式的渠道主要着力于影响来自城市规划系统的机构内部的决策,包括书面意见和参与关于城市发展规划咨询过程中的公众会议,或者对新的发展目标提案和第三方诉求提呈书面意见。非正式的渠道主要适用于收集一些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以及加强对推选代表的游说。
来源:陈亮编译自European Planning Studies,2012, 20(2): 147-170.

西班牙地方政府中参与式民主的制度化和知识界的出现
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Universitat Pompeu Fabra)政治与社会科学系的学者开展的这项研究,探讨了学术界争议的论题,有关知识界(epistemic community)的出现和结构以及它对地方政府中参与式民主的鼓励。通过对西班牙巴塞罗那省有5000位以上居民的各城市的议会进行的案例研究,在这些城市中,在参与式民主制度化领域已经取得显著的进步,研究描述了这个知识界以及为了促进市民参与它所采取的行动。研究结果阐述了知识界在建立参与单元(participation units)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以及它在不同范围的地方政府和不同水平的预存的制度安排下形成参与过程的能力。然而,问题产生了,涉及它在先进的技术特征和强健的制度安排领域内维持和延伸它的影响的能力,在这些领域内要求协商来促进市民参与。
知识界是在一个特定知识领域内共享规范、原则和理论的专家群体,他们分享用来证实在此领域内所产生的知识的一个共同标准,并且专注于一项共同的政策事业,也就是说,拥有在特定的方向下将他们的知识应用于现实行动的目标。
知识界群体区别于其他参与群体之处在于,他们不直接代表任何群体,特别是可能受到有争议决策影响的群体,他们也不从事游说活动,而是证明他们的行为是促进社会作为整体的最佳利益。
参与单元代表知识界在地方政府中的参与者。因为知识界的目标是提升参与式民主化和非专家政权的最终授权,问题就在于支持某种政策行动的技术科学论证垄断。地方政府中的知识界群体一般倾向于把他们的知识领域和外界干扰隔离开。参与性知识界群体试图通过决策过程中的公民参与来影响其他的内部的知识界。但他们是通过自己提出或验证的策略和方法来实现的。
知识界成员发挥的作用多样并互补。一方面,参与官员自身以强大的专心和意志来维持早期的行动,在其上必须增加重要的专业性。在地方之上乃至区域层面上,已形成资源和机遇以鼓励政策支持,帮助市长们维持参与单元。学术界已经培育出这个过程,通过在一般过程中在地方层面植入事件,已经提出了新的工具,已经赋予偶然的动议以意义,从而有利于参与单元的巩固。加强知识界的力量是仍然处于巩固过程中的参与单元强化的一个基本因素。
这些参与单元在地方政府的不同范围内形成参与过程的能力阐明了行动能力的一个具体结构。然而,问题在于他们在可以看到的技术特征和强健的制度安排的不同范围下维系并延伸它们影响的能力,在这里要求协商来促进公民参与。
来源:卜义洁编译自Journal of Urban Affairs, 2011, 33(5): 49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