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刊检索
期数   从:
   至:
文章标题:
作者姓名:
关 键 词:
摘  要:
      
互动交流
本期您最喜欢的文章
《城市规划学刊》网站用户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03城市设计与详细规划(田莉) 发布时间: 2013-07-12 点击: 5305


1945年以来全球城市设计发展综述
(Urban Design since 1945: A Global Perspective)
虽然城市设计这一概念至今尚无一个清晰的答案,但其出发点主要来自于人们对物质空间与环境品质的关注。伴随时代的变迁与发展,城镇的性质与功能变得越来越复杂,为适应与解决空间设计及社会发展的新形势、新矛盾,城市设计的理论与实践也在不断变化。
本书是对1945年以来全球城市设计发展历史的全面综述。基于二战之后、城市百废待兴的客观背景,作者首先系统地回溯了现代主义在西方城市重建过程中的兴起与衰落及计划经济模式(comprehensive state-planning schemes)对社会主义国家城市建设的影响,并认为拉美与亚洲国家的快速城镇化进程使得全球城市中心逐步从欧洲向这类地区转移且慢慢颠覆了传统的城市设计模式(urban design models)。在此基础上,按照三个城市基本要素即建筑群(enclaves)、街道(armatures)及特质空间(heterotopias)的变化特征,作者将二战之后60多年来全球的城市及城市集中区域分为四类发展模式,分别为大都市(the metropolis)、大都市带(the megalopolis)、复兴的大都市地区(the fragmented metropolis)以及发展中的大城市(megacity)。
全书的框架也围绕着这四类城市模式而展开,每一种模式均有两个章节,先定义与阐述该类模式的概念、特征及发展历程,再通过图片、规划图纸及数据表格来介绍相关的城市案例。全书精选的案例包括:①欧亚国家首都的重建,如柏林、伦敦、莫斯科、东京与北京;②新城建设,如印度的昌迪加尔(Chandigarh)、巴西的巴西利亚(Brasilia)、英国的米尔顿凯恩斯新城(Milton Keynes New Town)及中国的深圳;③大都市带的发展,如美国东海岸与中东地区等;④大都市的复兴,如纽约的中心区(Downtown and Midtown)、东京的新宿区(Shinjuku)、伦敦的金丝雀码头区(Canary Wharf)、巴黎的拉德芳斯(La Défense)以及柏林的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等;⑤发展中的大城市:如印尼的雅加达及泰国的曼谷等。
《1945年以来全球城市设计发展综述》一书既有对传统城市设计理论的梳理,也有当代设计理念的述评,更有精彩的实践案例分析,可以作为了解二战后全球城市发展的参考书。
来源:SHANE  D G. Urban design since 1945: a global perspective[M]. Wiley, 2011-07.

城市转型:理解城市形态与设计
(Urban Transformation: Understanding City Form and Design)
城市是个反映社会经济变化大趋势的有机生物体,伴随时代的变迁,城市不断地进行转型。有些城市主动谋求变化并重新焕发活力;而有些则被迫转变且步履维艰,正如曾经的“世界汽车之都”底特律,如今几乎沦为一座空城。
如何正确理解与掌握城市转型过程中城市形态与设计的变化及规律一直是城市规划、城市设计及建筑学领域孜孜不倦探求的命题。《城市转型:理解城市形态与设计》一书提供了全新观察城市发展与转型的视角与方法,并借助大量的实景图片与专业性分析向我们展示了城市是如何转型与更新的(see cities anew)。
本书的作者皮特布瑟拉姆(Peter Bosselmann)是加州伯克利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城市设计教授,曾受邀为旧金山、纽约、多伦多与东京等多座世界知名城市进行城市设计方面的工作。基于实践中收集的一手资料,作者根据观察城市发展的“活动”(activities)将全书分为比较(comparing)、观察(observing)、转型(transforming)、测量(measuring)、界定(defining)、形态模拟(modeling)与解释(interpreting)等七个章节。同时,借助全球20座城市的卫星影像图的横向比较与分析,皮特布瑟拉姆清晰地描述了其观察城市发展与转型的方法,并在比较研究的过程中提炼出城市设计的核心要素(the key elements of urban design)。
书中的分析案例大多为欧美国家。通过剖析美国奥克兰超过一个多世纪的城市发展变迁史,作者借用城市形态的概念(urban morphology)向我们介绍城市是如何转型的,并尝试将评价生活品质(quality of life)的指标定量化,包括活力(vitality)、宜居性(livability)和归属感(belonging)等。凭借对旧金山城区街道网络的分析,作者阐述了其定义城市空间的逻辑与方法。关于城市的形态模拟(modeling),皮特布瑟拉姆认为这项工作是为了更好地引导公众对城市空间品质进行民主性的讨论。而通过旧金山港湾区1962年与2005年的卫星遥感影像图的对比,作者试图带领我们找出城市“生活与空间”(life and place)最为本质的特征。
《城市转型:理解城市形态与设计》一书以一种较为特殊的观察视角来理解城市的转型,作者希望专业人士能尝试以不同的或是新颖的角度去看待与解决城市发展与转型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问题。文中大量的城市转型案例也为我们提供了深入了解欧美城市发展史的渠道。
来源:BOSSELMANN P.  Urban transformation: understanding city form and design[M]. Island Press, 2008-11.

香港:一座没有地平面的城市
(Cities without Ground: A Hong Kong Guidebook)
在香港,没有地平面(ground plane)的概念,它是一座建造在斜坡上的城市。相较其他城市而言,受到复杂多变的丘陵地形的限制,香港的城市空间没有轴线、边界、中心等传统性设计要素,纷繁交织的步道、天桥及隧道及等步行设施才是这座城市最鲜明的空间特征之一。
《香港:一座没有地平面的城市》由三名长期在香港生活与工作的建筑师Jonathan Solomon、Clara Wong and Adam Frampton所著,他们通过32幅绚丽的三维空间图谱生动地描绘了香港错综复杂但令人着迷的立体步行网络。书中提到,香港与独立步行设施的“初恋”(love affair with segregated pedestrian routes)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当时,香港置地公司(Hong Kong Land Company)为使游客能方便地进入商场消费,特意建造了一条空中步道将酒店与一座大型商场的二层相连,成效显著。此后,香港置地公司将这种做法推广开来,这也激发了政府建设立体步行网络的意愿。香港政府认为,立体化的步行系统在有效地解决人车矛盾的同时,增加与丰富了居民对城市空间的利用及体验。
如今,这些如意大利面条式(spaghetti)的步行设施无处不在,它们与大型商场、交通枢纽、公园及私人会所等紧密连接,且重新定义了公共与私人空间的关系。尽管有时候看起来较为零散(piecemeal),作用也各不相同且属于不同的所有者(或公或私),但这些设施实实在在地构筑了一个连续且富有变化的步行空间,在拥有令人窒息高密度的香港,这是非常宝贵的空间资源。
作者认为,走在这些高低层次不断变化的步行设施上,人们对距离与时间的感知会被“扭曲”。譬如你从星街(Star Street)的一家咖啡馆走到皇后大道中(Queen's Road Central)可能需要20min,谷歌地图会让你直接沿着金钟道(queensway)走,但这条路线平淡无趣,周边充斥着汽车的嘈杂声,也没有树木遮挡烈日。然而,倘使你使用立体化步行设施,只需穿过一个购物商场,再走过英国军事基地以及一组历史建筑物即可达到;同时,在炎炎夏日里,这条路线既有空调降温,又有绿荫乘凉,步行的舒适感与多变的空间会使你感受到香港的魅力。
作者将此书看作是对新城市形态理论的宣言(a manifesto for a new theory of urban form)。而关于香港“without ground”的解释,作者明确说明这不仅是指其多空间层次的发展模式,同时也指香港是个没有文化根基的城市。对于读者而言,将本书当作为“暴走香港”的旅行指南再适合不过了。
来源:SOLOMON J, WONG C, FRAMPTON A. Cities without ground: a Hong Kong guidebook[M], ORO Editions, 2012-11.

青岛港滨再开发项目
(Qingdao Harborfront Redevelopment)
青岛港滨再开发项目由美国EE&K a Perkins Eastman Company规划设计,基地位于青岛中心城区内,面向胶州湾,占地26hm2,多为工业用地。在退二进三政策的作用下,传统的工业企业逐渐向郊区搬迁,破旧的码头、船坞及厂房严重破坏与影响了青岛的城市景观与整体形象。
青岛港滨再开发项目的目标即是要振兴地区产业发展且重塑其活力与魅力。EE&K重新分配了基地的滨海岸线并将其划为三个组团,分别为中岛(Zhongdao)、南岛(Nandao)与团岛(Tuandao),中岛与南岛功能复合,形成现代而具有凝聚力的混合型社区(mixed-use communities),而团岛则主要为一个面向东海的海洋公园。三岛间用岸桥相连,形成绵延曲折的滨海步行大道。
除了为该地区增加新的商业娱乐和住宅设施外,基础设施的更新也是重中之重。为满足区域发展的要求,EE&K在基地内设置了一个综合性交通枢纽(multi-modal transit hub),这为改善青岛全市的交通网络提供了实质性的贡献。
EE&K设计方案的最大亮点就是根据限定的场地结构和发展条件,将“不利因素”(liabilities)转变成公共资源(public assets)。EE&K并没有将所有衰败的旧码头拆除,而是将它们改造并与城市广场有机结合,形成趣意十足的公共活动空间;一些超大型的塔吊也被完整地保留下来,以唤起市民对这片土地的记忆;而一些滨海的船坞及厂房经过与现代元素的结合与设计被重塑为餐厅、酒吧或星级酒店,未来它们将是年轻人心目中的不夜城。这些对滨海工业遗产的保留及略带创造性的更新,体现了EE&K延续青岛城市文脉的态度与决心。
近期,青岛港滨再开发项目被美国建筑师协会(AIA)纽约分会授予2013年城市设计荣誉奖(Urban Design Honor Award)。
来源:网络信息综合编译。

汉堡高速公路绿色屋顶计划
(Giant Green Roof Cover Over Sections of Hamburg A7 Motorway Proposal)
汉堡是德国第一大港口城市,但汉堡的城市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火灾、洪水和战争曾经让这个城市变得满目疮痍,汉堡人也因此更加重视对环境的保护。汉堡在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系统回收垃圾、建设低耗能型建筑及扩大绿色空间等方面的杰出成就为它赢得了“2011年欧洲绿色首都”的称号。
然而,几十年来,汉堡境内的A7高速公路却深深困扰着沿线的居民。A7高速公路一直是德国规模最大的高速路网,也是德国连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Scandinavia)的南北向重要通道。A7高速公路宽广的路幅(六至八车道)如物理屏障分割了汉堡Schnelsen、Stellingen与Bahrenfeld等城区,严重影响与阻碍了道路两侧居民的正常生活与交往;同时,快速穿越的各类汽车及其产生的巨大噪音也大大降低了周围的环境质量。
为解决上述问题,汉堡政府提出了可行的解决方案,即在A7高速公路上建造一块“绿色防护罩”。虽然这在慕尼黑、柏林和杜塞尔多夫已有类似的举措,但汉堡所规划的A7高速公路绿色屋顶却是德国历史上最大的一项防噪音工程。根据规划,该绿色屋顶宽为34m,厚度为2-3m,总长达到3.5km。屋顶共分为三段,分别覆盖Schnelsen、Stellingen与Bahrenfeld城区内的A7高速公路。首先实施的是Stellingen城区段,在绿色屋顶上将建造893m2树木繁茂的公园与1700多幢花园住宅。在此后的Schnelsen与Bahrenfeld城区段,屋顶上将会出现更多的休闲草地、人行步道及商业娱乐设施。绿色屋顶如一帖粘合剂,将高速公路两侧的空间重新缝合起来,使得沿线的居民在远离噪音的同时重新享受绿色生态的盎然趣味。
这块绿色屋顶预计将耗费8亿欧元,主要由德国联邦政府资助,汉堡政府也通过出售A7高速公路旁的城市所有(city-owned)土地来寻求资金上的更多支持。目前,该项工程正处于全面实施阶段。
来源:网络信息综合编译。

纽约低线公园:世界上第一个地下公园
纽约一向有着创造伟大公园的传统。从在城市网格中预留800多英亩(323.75hm2)土地而形成的中央公园,到由废弃高架铁路改建的高线公园,这些城市绿肺创造性地解决了高密度城市中土地利用与居民对公共空间需求间的矛盾。而正在规划中的低线公园(The Lowline)将有可能成为纽约乃至全世界第一个地下公园。
低线公园的前身是曼哈顿下东区德兰西街(Delancey St.)与埃塞克斯街(Essex St.)交界处约为5500m2的地下废弃空间。这一地下空间有着悠久的历史,修建于1903年,在1948年之前一直被用作威廉斯堡大桥电车在曼哈顿一侧的终点站(Williamsburg Trolley Terminal)。整个地下空间的结构极具特色,如6m高的拱顶及排列整齐的钢柱,但要成为一个公园,急待解决的问题就是空间的采光。设计师Barasch和Ramsey为低线公园设计了一套“天光”系统(Skylight),它包括一系列位于地面以上的抛物面太阳反射盘,这些反射盘能够根据太阳位置的变化而自我调整,被收集的光线通过光导管传送到地下,再通过电氧化铝板的扩散照亮地下空间。由于“天光”系统并不会改变太阳光的波长,所以植物也可以正常生长,从而将低线公园创造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地下绿色空间。
高科技仅仅是实现低线公园的手段,而更为重要的意义在于如何在高密度的城市中为居民提供舒适而又富有创意的公共空间。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低线公园自下而上的开发模式,它的开发是由民间组织发起,通过社区参与,以争取获得政府和企业的支持。这一模式曾经被成功地用于纽约高线公园的开发建设,正是非盈利组织“高线朋友”(Friends of the High Line)长达数年的公关,才使得改造曼哈顿下西区一条废弃高架铁轨成为步行公园的提案获得了公众支持,并促动纽约政府放弃了拆除铁轨的计划,最终完成了高线公园的建设。
如果一切顺利,在2016年前低线公园可以被改建完成。
来源:网络信息综合编译。
(以上供稿:朱轶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