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刊检索
期数   从:
   至:
文章标题:
作者姓名:
关 键 词:
摘  要:
      
互动交流
本期您最喜欢的文章
《城市规划学刊》网站用户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05城乡发展历史与遗产保护 (袁菲) 发布时间: 2014-07-24 点击: 2581

近期历史文化遗产相关会议简介
1、CIVVIH布达佩斯2013年会简介(Budapest Annual Meeting, Symposium and 30th Anniversary of CIVVIH)
CIVVIH(ICOMOS的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的2013年会和研讨会,暨CIVVIH成立30周年庆典,于2013年9月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办。
科学研讨会以两个平行的工作坊的形式开展,两个主题分别是“在城市历史景观中的现代基础设施和新建筑——当代干预的成功案例”,和“旅游业的影响,以及面对旅游压力如何能留住历史城镇原住居民”。
会议最后决定成立一个工作组,来深入评估世界遗产名录对于城市及其发展的影响。此外,还达成三项决议:①呼吁俄罗斯当局阻止在圣彼得堡lakta商务中心建造462m高的摩天大楼项目;②迫切呼吁保护罗马尼亚历史古城布加勒斯特的建筑和文化遗产,停止对登录的保护建筑和历史遗迹的拆迁行为;③关于基辅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和修道院建筑,特别是该世界遗产缓冲区正在发生的、复杂的、不适当的发展威胁的谴责。
来源:CIVVIH Newsletter No.21, 2013-12, http://civvih.icomos.org/sites/default/files/CIVVIH%20Newsletter%20No%2021.pdf

2、关于历史城镇景观(HUL)的2013年里约热内卢会议简介(Historic Urban Landscape(HUL)Meeting in Rio de Janeiro)
关于“历史城镇景观(HUL)”的提议是于2011年11月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的。“历史城镇景观(HUL)”被定义为“将自然和文化属性以历史脉络而叠加的城镇地区”,这一定义超越了原有的“城镇历史中心”或“建筑群组合体”之类的概念,而包括了更加广泛的城市肌理与地理环境。“历史城镇景观(HUL)”概念的设立意味着,建立起一种能够将城市遗产保护与社会经济发展目标相结合的方法。
2012年,世界遗产委员会邀请世界遗产中心与咨询机构共同召开会议,来探讨“HUL提议”在实施世界遗产公约的操作指南中的基本原则。会议受到巴西政府盛情邀请,在2013年9月3-5日在里约热内卢举行,世界遗产中心、缔约国代表、ICOMOS、ICCROM和IFLA和邀请专家出席会议。会议演讲和讨论内容包括:在全球城市化背景下的城市遗产保护,管理世界遗产城市的问题,和来自里约热内卢的巴西经验。
关于会议讨论的概要文件中,主要结论是,有必要改写操作指南,其中应包含一个完整的重新起草的附件III和一个将历史城镇景观更好的置入到遗产保护的政策和开发活动中的行动计划。在对操作指南改编的建议中,有一些具体建议,是关于城镇遗产所应特别具备的完整性,尤其是要考虑城镇的生活和场所的活力。这种完整性必须经过系统性评估,以保证其突出的普遍价值的留存,同时居民享有充分的生活质量保障。所有被提出的“历史城镇景观”的组件都应用于评估完整性,包括社会和文化价值、习俗、多样性、认同感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层面。专家们一致认为,这项提议及其操作工具将在世界遗产提名过程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来源:CIVVIH Newsletter No.21, 2013-12, http://civvih.icomos.org/sites/default/files/CIVVIH%20Newsletter%20No%2021.pdf

《世界遗产评论》第67期 —— 世界遗产最佳实践(World Heritage Review No.67 
—— World Heritage and Best Practices)
在《世界遗产公约》40周年的前夕,世界遗产委员会发起倡议,征集遗产地管理的最佳实践案例,从而在世界范围达成共识并分享经验。28个遗产地提交了关于遗产管理面临挑战并成功应对的案例,遴选委员会最终选择了菲律宾历史城镇维甘的创新实践,作为2012年世界遗产管理最佳实践的范例。
本期《世界遗产评论》,述及一些几乎令每一个致力要提升世界遗产地发展活力的管理者都感到无比沮丧的现实挑战。保护遗产是一项复杂的技术手段,因为它无法在具体实施中将相关的背景环境排除在外。相关的土地权拥有者也会从法律框架下提出问题和诉求。没有那个遗产地能够在不考虑当地居民各种利益活动的情况下获得成功。如果遗产地的保护和发展需要获取当地居民的支持,那么就必须重视居民的利益,同时当地社区的文化风土资源也应得到充分的尊重。在遗产教育方面,不仅要考虑当地居民,也要纳入利益相关者,以及外来观光客等不同的人群。在所有的成功案例中,遗产教育和能力建设都显现出惊人的成就。
本期对维甘镇长Eva Marie S. Medina女士的访谈,揭示出了这个历史小镇所面临的许多现实挑战,以及它的成功应对,该遗产地提供了一个富有创意灵感的、决策性的、提供培训和发展的实践案例,既保存了历史遗产,又维护了持续的活力与繁荣,因而荣膺世界遗产管理的最佳实践。
维甘历史古城位于菲律宾南伊洛克斯省,古城始建于16世纪,是亚洲保存最完好的西班牙殖民城市。它的城市建筑,在西班牙式殖民建筑和设计中,融入中国、菲律宾、墨西哥等其他多重文化的烙印,紧贴街道建设的房屋,顺着狭窄的街巷连贯延伸,是欧洲在东南亚建立的殖民贸易城市中,存留至今并保存完好的突出代表。1999年维甘历史古城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维甘历史城镇的管理,是建立了《维甘遗产保护计划》来作为一项发展工具,在投资遗产保护的同时,致力于缓解贫困、创造就业机会、生活环境保障等,从而使民众能够改善生存和逐渐富裕。对于维甘和当地民众而言,保护城市遗产与可持续发展之间有着强有力的纽带关系,为此付出了极大代价来平衡政府保护遗产的目标和民众对生活改善的当下需求。
最初,要想朝着现代化发展,又要不损害遗产,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政府专门立法并成立相应的管理机构,来评估和审核城镇中的各类建设活动。同时,管理者不断提醒自己,遗产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必须汲取教训。维甘曾经是殖民时代的商贸中心,游客、商人、货物汇集在这里,并带来城镇活力。所以,重要的不是坚持一成不变,而是如何适应改变,并运用智慧调适我们的城镇逐步走向未来。
在现实中,城镇管理者所面对的是民众极为有限的文化自觉意识,以及相关利益群体漠不关心的态度,这种状况迫使管理者必须设法改变人们的心态,激发对自己生活的城镇文化的自豪感。通过电视、广播、纸媒等多重渠道向社区居民介绍城镇历史、传统文化、古建筑艺术等方面的信息和遗产保护教育;制作关于维甘历史城镇遗产的彩色绘本,发放给校园的孩子们;还有精心制作的宣传册、网站等,让公众能够很容易的获得有关历史遗产的信息。通过引入这样广泛的社区参与和本地的保护措施,维甘历史古城于1999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之后又开展了“文化地图”项目,鼓励对有形与无形文化遗产的共同认知和保护,并随之建立了维甘儿童博物馆,还启动了“维甘遗产河道巡航”计划,发掘了Mestizo河道的历史价值。
缺乏完善的关于历史遗产保护的立法,从另一侧面促进了地方性保护政策的出台,比如通过保护法则划定保护的核心区和缓冲区范围,并指定将每年城镇在文化、艺术、旅游等方面的收入的1%用于保护。在保护的组织人员方面,专门成立了关于保护的多部门联合评议会,对房屋修复和相关建筑设备的增添作出审议许可。同时,还专门针对房屋的业主制定《居民维修手册》,并成立了“保护原住居民联合协会”。
随着传统产业的逐渐瓦解和破产,维甘古城的商业氛围不容乐观。解决的途径是在维甘成为著名的旅游目的地后,通过一系列文化旅游项目的开发,在维持原住居民就业和生计的同时,也加强了古城居民对保护的核心价值和本地传统的认知。开展的类似活动有一月份的“维甘古城嘉年华”、“Longganisa节”,五月份的“萨马纳圣诞老人”、“Binatbatan艺术节”,九月份的“世界遗产城市团结文化节”等等。另外,还建立了传统技能学校,将手工匠人培养为专业的修复技术人员,不仅在维甘的维修中发挥作用,也能服务于其他的保护地区。其他的传统技能,比如使用传统织机、传统陶艺等,都安排在三所高中的课程里。所有这些努力,都是要让民众认识到,历史文化遗产与居民之间并不遥远,他们不仅拥有这些遗产,也有保护的责任和使命,并能因为有效的保护而从中受惠。当然,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需要一个好的管理机制和有效的财政措施。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维甘被列入世界遗产之前,这个小镇的贫困率甚至达到了40.5%,而今通过各种努力,贫困率已显著下降到了12%。
《维甘遗产保护计划》包括三个具体内容:①一个专门针对教师、市政工程人员、建筑设计人员和传统技术培训学校的遗产保护特别课程;②2013年建立了维甘遗产保护综合体,其中包括艺术与手工艺培训中心、博物馆、文献库、保护材料和老构件仓库、遗产保护阅览室;③建立了遗产保护的相关产品研发中心,并提供住宿和简餐服务。
在这种种努力之下,维甘古城获得了具有地区影响力的诸多奖项,同时也没有失去一个小镇的娴静氛围与历史特色。它向未来敞开大门,迎接改变,却并不以牺牲遗产品质为代价。这就是“维甘古城最佳保护实践”给我们的启示。
而其他刊载论文所述及的世界遗产地如:阿曼的乳香种植区,提供了包括发掘、保护、日常管理、遗产教育、公共关系和财务状况的全面的管理计划;墨西哥的阿尔班山,通过与社区的相互理解和协议,在管理机构与社区之间建立起良好的共享管理;中国的九寨沟,实现从“隔离”的偏远山区向“智慧公园”般旅游胜地的完美转型;中世纪城镇罗德,通过坚持不断的变化,并使管理不断适应新的实践,实现了从坚不可摧的堡垒到充满生活味的城市的转变;澳大利亚潮湿的热带地区,遗产地管理机构将“纳入当地社区参与”作为管理实践的中心目标;南非的人类发源地,作为400万年人类起源的摇篮地,分享了复杂和极富挑战性的管理和发展过程……这些遗产地管理部门所做的努力对于其他大量的遗产地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保护构成世界遗产独特价值的错综复杂的要素,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任务。在遗产地管理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和共识,能够帮助我们更加有效和积极的保护这些人类共同的文明财富。
来源:http://whc.unesco.org/en/review/67/,2013-04.

ICOMOS遗产警报:罗马尼亚历史城市——布加勒斯特(Heritage Alert:Historic City of Bucharest, Romania)
“遗产警报”,是通过ICOMOS(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专业和公共网络,来促进文化遗产的保护,并引起人们关注遗产所面临的威胁,从而促进更好的保护措施。
ICOMOS启动“遗产警报”的目的主要在于:①采用ICOMOS科学委员会和相关成员国委员会的专业评估,来认定的遗产价值和面临的风险;②确认面临风险的事实和遗产价值;③通过ICOMOS网络向公众宣传遗产价值和面临的风险;④有选择性地为面临风险的遗产提供保护方面的支持;⑤形成一份面临风险的遗产名录,并跟进相应的保护举措,以便动态的分析评估;⑥为ICOMOS的《濒危遗产名录》提供后备名单。
“遗产警报”实施的五个步骤,包括广泛而快速的小组委员会协商:①初步评估;②宣传分委会推荐;③国家科学委员会的行动;④ICOMOS的行动;⑤网站的行动。
关于遗产警报提议的评估标准:宣传分委会将从历史、肌理、形式、功能、使用和设计意图等方面充分尊重已建立的关于遗产重要性评价的国家和国际准则。同时,ICOMOS也意识到,不仅要保护建筑物、肌理、形式和功能,还要尽力保护建筑结构及景观环境背后所蕴含的思想和建筑理念。所以评估有可能在依赖原有研究基础上,要求附加其他关键信息,如类似或相关的地方知识等。
当前最新的遗产警报,是ICOMOS通过历史文化村镇国际科学委员会(CIVVIH))和罗马尼亚国家委员会,在今年的“4.18国际古迹遗址日” 写给罗马尼亚国家政府最高当局、罗马尼亚文化部,和布加勒斯特市政府的一封信,表达了对保护布加勒斯特历史古城历史遗产的强烈关注,内容直指布加勒斯特历史城市建筑文化遗产的破坏瓦解,历史建筑的荒弃,不可持续的城市发展和不适当的更新措施。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呼吁罗马尼亚当局采取措施,停止拆除和破坏,并为其提供了援助,包括:促进社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综合保护开发策略,和威胁建筑遗产的敏感技术问题与规划解决方案。
来源:http://www.icomos.org/en/get-involved/inform-us/heritage-al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