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刊检索
期数   从:
   至:
文章标题:
作者姓名:
关 键 词:
摘  要:
      
互动交流
本期您最喜欢的文章
《城市规划学刊》网站用户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06城乡社区发展与住房建设 (黄怡) 发布时间: 2014-09-25 点击: 2933

东欧国家的农村发展及建立可持续土地利用制度面临的挑战
在欧盟25个成员国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占其领土90%的农村地区,农村发展至关重要。在欧盟的农村地区,农业和林业依旧对土地和自然资源的使用和管理有着很强的依赖性,并作为农村社区经济多样性的平台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2007-2013年期间的欧盟农村发展政策(RDP)寻求为欧洲农村地区的未来建立一个连贯和可持续的框架,该框架与乡村中的生活条件改善紧密相关,涉及住房、环境、基础设施、通讯、就业机会、土地管理等方面。这种干预在许多中欧、东欧国家深受欢迎,因为这些国家在苏联政权解体后的土地改革已经带来了一个令人担忧的朝向农村人口流失的趋势。此外在中欧和东欧国家,土地所有权议题被认为是在农村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中一个潜在的问题,所感到的问题最尖锐。据估计,土地整合(Land consolidation,LC)过程不仅会解决农村土地的结构性问题,还会通过农村服务和基础设施的改善以及经济多样化的刺激等措施,来实现能够独立发展的农村地区。2007 -2013年欧盟农村发展政策中,通过三个主题体现了欧洲理事会所强调的经济、环境和社会基础的可持续发展,亦即:提升农业和林业部门的竞争力、改善环境和乡村、提高农村地区的生活质量和鼓励农村经济的多样化。
英国利物浦约翰摩尔斯大学的研究者以立陶宛为案例,希望借以提出对东欧其他国家在2007-2013年欧盟农村发展政策之后的农村地区发展同样有借鉴意义的研究结论。研究基于相关的重要群体(土地所有者和地方政府),进行定量和定性研究,主要聚焦于土地整合的社会和经济措施。研究揭示了主要问题,也提供了可能的解决办法。这些解决办法应该在法规中加以体现,以避免农村地区未来的退化。
研究首先调查了立陶宛在2000-2010年间土地合并的情况。立陶宛的农村地区覆盖国家领土的97%以上,并容纳了全国 33% 的人口。近年来,农场的平均规模已从2003年的10.4hm2略微上升到2010年的15.0hm2。然而,与此同时,农村土地抛荒非常严重,数量已从40多万hm2增至90多万hm2,严重阻碍了立陶宛的农业发展和土地资源管理。因此土地整合被立陶宛政府视为一种形成有效的农业控股的手段。西欧的土地整合项目在过去几年中在解决农村地区结构性问题上取得了成功,但在引入立陶宛之后,在实施过程中取得了较大的成果,也产生了一定的偏差。
研究主要调查了两项内容:一是对参与2005-2008年间实施的土地整合项目的私人土地所有者的定性调查;二是2010年所作的对地方政府代表的定量调查。研究者对调查结果进行了分析和比较,并着重以数据和图表形式加以展示。
研究结果表明,在土地整合政策实施过程中,私人土地所有者倾向于关注短期的收益,而公共部门则更关注长期的基础设施建设。由于公共和私人部门并没有在如何避免未来农村地区衰退这一问题上制定共同的目标,造成了立陶宛的土地整合政策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有着较大的差距。研究者强调,私人和公共利益群体之间长久而流畅的沟通,是实现土地整合规定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然而,目前在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仍然未能形成良好的对话。在欧盟农村发展政策2007-2013年阶段之后,如果要避免农村进一步的退化,并提升通过土地整合工程为农村地区带来的吸引力,那么就必须调查研究各利益相关方的态度和期望。
研究发现的另一个基本问题是政策影响的各方面对于项目缺乏认知和了解。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便难以提出相对兼容的政策,而这些兼容的政策一旦被采纳和实施,可能会给公共和私人部门都带来长期的、可持续的利益。研究结论最后指出,实施战略性的公众意识项目是至关重要的,它不仅可以为公共和私人部门提供一个专业知识的储备库,还可以传播来自立陶宛国内外成功实施的土地整合项目的最佳实践信息。
来源:PAŠAKARNIS G, MORLEY D, MALIENE V. Rural development and challenges establishing sustainable land use in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J]. Land Use Policy, 2013, 30: 703-710.
(供稿:陈韵,黄怡)


日本的公共机构能力和农村社区规划
自下而上的模式和治理范式在东亚的农村社区规划中变得越来越普遍,但另一方面,农村社区必须加强公共机构的办事能力,这是农村社区规划未来发展的基础。然而,很少有研究分析公共机构能力和农村社区规划之间的关系。因为人们认为,农村社区能够依靠非官方的方法自主地解决问题。此外,关于农村社区的数据的缺失也表明缺少对于农村发展政策的研究。因此,来自台湾大学、日本岗山大学和京都大学的四位研究者以日本神户市的农村地区为例,运用事件历史分析的量化方法,比较了建立会议和规划许可制度的风险。研究通过分析农村社区层面的数据,检验公共机构能力对农村社区规划在建立会议和规划许可制度方面的影响,以量化的方式来研究农村社区的治理能力,以此探究政府机构能力和农村社区规划之间的关系。
研究发现,公共机构所拥有的知识资源、关系资源和动员能力这三个要素会影响地方的自治水平和农村社区规划。其中,知识资源反映了这个社区对于改善农村生活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关系资源是指一个社区获得其它资源的能力;动员能力则是指该社区鼓励社区居民积极加入到自治中的一种能力。
对于成立会议制度来说,知识资源、关系资源与代理动员能力相关。这些资源与规划许可相关,尽管在成立会议制度和规划许可之间不存在关系。尽管两者都要求相当的时间,会议可以很快被计划,快于规划被许可。具有农村背景的社区比郊区地区更快地建立会议,但在规划许可方面两类社区没有显著差异。这表明,农村社区对于规划许可过程要求付出更多努力。农村社区规划应该考虑到受控的知识资源和过程管理,从而明智审慎地对待公共机构能力问题,并应该就对实现地方管治的政府行政机关保持警觉。
农村社区居民对于农村自治的态度在规划和实施过程中都是重要的决定因素。如果农民对于政府颁布的法律感兴趣并且非常熟悉,也就获得了帮助他们进行农村自治的知识。因此,知识资源是非常重要的。
社区社会网络和空间上的可达性是社区中潜在的关系资源。研究显示,社区组织是居民进行交流的重要的方式,如果组织中存在富有经验的管理人员和顾问的话,会对农村社区规划的方法和风格产生更加重要的影响。因此,获得资源对于社区内外的关系资源都非常重要。
在进行农村社区规划时,会议往往是由政府机构组织的,但是居民们参与与否及其积极性则是受到社区的动员能力的影响。
研究通过对三个因素进行定量分析和量化计算,得出农村社区的知识资源和关系资源与动员能力显著相关。此外,农村的知识资源、关系资源及政府机构能力和农村社区规划显著相关,而动员能力与其并不显著相关。
研究还发现,共有三个问题影响到当地政府机构的办事能力。一是有限的知识资源。那些拥有创造性知识、体面身份和对农村生活有深刻体验的人通常很忙,没有时间参与到自治和社区规划之中。因此鼓励社区居民加强社区参与是一个关键问题;二是需要通过关系资源改善政府机构管理。即使可以进行自下而上的社区规划,但是如果当地居民无法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那么规划仍旧会受到限制;三是行政官员通常会试图说服农村社区领导人召开会议来参与规划,其好处是能够说服居民接受新的规划,但是由于预算有限无法满足居民的所有要求,往往会造成居民对政府的不信任。所以,政府机构在进行农村社区规划的时候应该要考虑到上述三个问题。
来源:PENG Li-Pei, KUKI Yasuaki, HASHIMOTO Shizuka. Institutional capacity and rural community planning in Japan: an event history analysis[J]. Paddy Water Environment, 2014, 12:55-69.
(供稿:杜洁莉,黄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