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刊检索
期数   从:
   至:
文章标题:
作者姓名:
关 键 词:
摘  要:
      
互动交流
本期您最喜欢的文章
《城市规划学刊》网站用户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01区域和城市空间发展(王兰) 发布时间: 2015-09-29 点击: 4570

洛杉矶作为时尚中心的兴起:纽约和洛杉矶服装业的空间比较分析(The Emergence of Los Angeles as a Fashion Hub: A Comparative Spatial Analysis of the New York and Los Angeles Fashion Industries)
美国时装业已经成为城市经济体系转型的一面透镜,通过它可以反映出美国1980年代到本世纪初城市经济体系发生的变化。服装业已经进化成为一个更以设计为主导的部门,与同时代的经济发展实践和城市政策产生的创造性推动力紧密联系在一起,清晰地表明了地方特有的比较优势和专业化程度。
本文追溯了服装业从1986到2007年间的进化史(1986年可以看做为制造业经济开始衰败的时间点),重点关注纽约和洛杉矶这两个城市,跟踪两个城市20年的服装业发展轨迹,并思索比较优势,以及这些优势如何成为决定城市未来命运的关键。运用地理信息系统来分析目前两个城市时装业的空间构成属性,为了解产业运行的不同方式,研究将服装业分解为四个部分:制造、批发、供应和设计。全文分为理论与概念、研究方法、研究结果和讨论四个部分。
1、理论与概念
本章介绍了“后工业城市的崛起”及“时尚与创意城市”两个概念。美国中心城市的去工业化已经众所周知,市场饱和度、低成本的海外制造和贸易协定的放松使国内生产商和零售商在别处寻找更便宜的制造业基地,服装产业也被波及。如同其他制造业一样,服装业增加了产品差异化;同时将生产转移到拉丁美洲、墨西哥以及加勒比海地区。服装业中制造业的衰败迫使业界削减规模,使之最终关注于内部的设计。服装产业成为了以设计和创新为导向的产业,以便能在后工业经济中生存。随着时间推移,城市的主导地位、以及以设计为导向变得越来越重要。今天,纽约市服装业的集聚度是其他城市的16倍多;洛杉矶次之,设计师比其他城市高出5倍。
2、研究方法
文章采用美国商业模式(the US Census County Business Patterns , CBP)数据来对比纽约和洛杉矶的服装业,美国商业模式数据可以提供企业的地理空间分布和产业基本信息,该数据特别适用于不同区域的时间序列比较。服装业的比较以美国大都会统计区(Metropolitan Statistical Area, MSA)为单位开始研究。纽约和洛杉矶大都会统计区在服装业中占有比其他统计区更多的份额。
可以确定的是,设计部门在纽约和洛杉矶更为集中,但产业在空间上的集聚程度仍未明确。为了解当前服装业在城市的空间分布,并在服装业部门密度图上显示企业空间集聚的趋势。研究通过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邮政编码等级(Zip-code-level)的分析方法,利用最新的美国商业模式数据对大都会统计区内服装业的各个部门进行分析。对每个部门内的企业密度分析可以找出那些某一行业的企业密度远高于标准差的街区。两个城市中这些部门的企业空间分布均与城市中的时尚街区紧密联系。随后,运用全球莫兰指数(Global Moran’s I)来检验。这个结果也解释了空间集聚、分散或随机分布的程度,阐明了在服装业的四个分支中都存在这种空间的集聚。
3、研究结论
文章讨论了城市内与城市间服装业的布局。总体而言,服装业中四个分支中批发部分占比最大,机构数量占相关企业的48%。制造业虽然在美国逐渐衰弱,但它仍然是服装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供应机构的数量比例相同,均占约1/4的份额。文章比较了2007年服装业四个分支部门在纽约、洛杉矶及全国的比例,研究显示,纽约稳居首位,洛杉矶第二;这两个城市不仅作为创新中心,而且也是生产和贸易的中心。目前服装业的构成显示出这两个城市独特的优势。纽约具有较强的设计优势,洛杉矶的比较优势是制造业;两者均明显优于美国全国。
在本部分内容中,研究纽约、洛杉矶及美国全国的服装业发展轨迹。研究得到两个结论。首先,纽约虽然仍然是美国的时尚之都,但洛杉矶正在发展为服装业的新兴城市,是除了纽约以外的重要替代选择。其次,在服装业的所有部门中,洛杉矶的企业数量均有所增长,但这也不会夺取纽约的优势。纽约的优势在于设计和批发,这也反映了整个国家的发展趋势;而洛杉矶增长的份额在于供应与制造,而这两个部门在全国范围内都有所衰退。
洛杉矶这种增长的趋势,一方面是由于最初在服装业部门上的缺失;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在休闲运动服装领域建立虽然小但重要的市场细分。研究推测,洛杉矶服装业之所以在全国范围内增长,可能是由洛杉矶服装制造企业中的廉价移民劳动力造就的。
服装业的地缘经济。纽约和洛杉矶建立了服装业的双向沿海空间集聚,各自都能够培养在行业中独一无二的地位。比较两服装业机构的空间分布,结论显示两个城市具有相似之处。这也证明区位是服装业产业链运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服装业所有子行业的企业密度空间分布,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区域上的中心,这一中心通常集中于该城市的时尚街区。在纽约,这一街区是第5和第9大道及第34至第42街之间的“服装区”。洛杉矶也出现了类似核心街区,但密度远低于纽约。研究推测,洛杉矶服装业空间结构更为分散是由于其城市更为蔓延的地形;其次,洛杉矶中低端的服装制造业更关注于成本而不是设计,因此也无需设计师的聚集。
虽然洛杉矶时尚街区的机构数量低于纽约,但是子行业空间聚集方式出现了相似性。批发和供应是两个最为集聚的部门;设计和制造企业在两个城市中除了聚集在时尚街区以外,也出现在次一级区域集聚的现象。
4、讨论:美国服装业的多元化
文章最后对美国服装业的多元化进行讨论。纽约确实是美国的时尚都会,是设计之都;而洛杉矶则成为包括制造和全球贸易在内的生产中心。这样,两个城市成为不同领域的时尚中心。
两个城市的政策和规划可能将影响服装业的发展轨迹。洛杉矶采取了积极主动的姿态来培育服装业和城市品牌。洛杉矶的决策者和规划师正努力将市中心打造为纽约时装区的另一个版本,并鼓励批发和供应部门的集聚和成长。
此外,世界经济秩序的重新调整,全球化开拓了市场,日益重视环太平洋地区,特别是中国和印度。洛杉矶作为东大门,区位显著,使其成为中国批发贸易和环太平洋制造的首要位置。
由于影响经济和地理因素的不确定性,很难准确地把握美国服装业将走向何处。但是,美国服装业显现的沿东西海岸的空间形式,体现了很多经济和社会因素——这些因素影响了其他后工业活动,还影响了拥有这种空间形式的城市及区域。
来源: WILLIAMS S, CURRID-HALKETT E. The emergence of Los Angeles as a fashion hub: a comparative spatial analysis of the New York and Los Angeles fashion industries[J]. Urban Studies, 2011, 48(14): 3043-3066.
(供稿:陈睿)

健康影响评估(HIA)对于规划师来说,有用的工具是什么?(Health Impact Assessment (HIA) for Planners: What Tools Are Useful?)
最近,公共健康和城市规划之间跨学科的交叉融合日益受到关注。虽然公共健康需要与城市规划结合并付诸实践的观点一直在提,但这一理念的执行不足。如何精确、彻底地将健康问题融入规划和政策是个关键性的挑战。实践者正在寻找简明、系统和综合的方法,意图将健康问题融入到规划过程中去。而健康影响评估(HIA)为那些感兴趣于将健康问题引入规划过程的规划师们提供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方法。
全文描述了健康影响评估的历史、与其它类似工具的关系、回顾了健康影响评估的最新理论和实践,并讨论了目前健康影响评估在规划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1、健康影响评估的历史:起源和定义
研究指出,健康影响评估的发展大致经历了3个阶段:①1980年代开始,健康影响评估出现在全球多个不同的地方。大多数早期的健康影响评估表现为对环境影响评估(EIA)的模仿或者直接融入环境影响评估中。②1990年代,健康影响评估得到了快速的发展。许多国家的政府部门都开展了对健康问题的评估。1993年,由英国哥伦比亚政府开发出第一套健康影响评估工具(Hiatoolkit);③到了21世纪,健康影响评估的发展更加多元化。参与性评估和评估技术路径的多样化对规划师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与此同时,健康影响评估也显现出许多的问题。健康影响评估多用于规划师与公共健康部门进行协商的过程中,却很少能成为规划师审核公共健康部门工作的一种工具。
研究还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戈登堡共同协定书》中提出的健康影响评估的定义--“评判一项政策、计划或者项目对特定人群健康的潜在影响及其在该人群中分布的一系列相互结合的程序、方法和工具。”
2、规划中的影响评估:健康影响评估与其它类似工具的关系
研究指出,在健康影响评估还未引入城市规划领域之前,规划师已开始广泛使用一些评估技术,如生态足迹分析、生命周期评估等。研究对健康风险评价及与其类似的评价工具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比较:①环境影响评估(EIA)。环境影响评价主要适用于衡量项目、计划、程序和政策的影响,衡量具有潜在重大影响的大型项目的影响。其主要评估对象包括自然和建筑环境、人类健康、环境的可持续性、社会环境、经济、累积的影响。其目的往往是为了提升公众对环境影响的认识、修改和变更项目、提升环境质量感知、缓解措施的实施等。②社会影响评估(SIA)。社会影响评估主要适用于衡量在各种管辖权层面进行的,或者会影响人口某些方面的项目、计划、程序和政策的影响。其主要内容包括人口特征、社会和体制结构、政治和社会资源、个人和家庭变化和社区资源等。其目的往往是为了形成广泛的公众参与、为帮助在谈判协议中的边缘人群提供信息、项目的变更或放弃等。③可持续性指标。主要适用于衡量整合或分配一系列项目、计划、程序或政策的影响,通常是由各种管辖权层面或系统层面通过当地政府或非盈利组织进行。其主要内容涉及经济、环境和社会/公平的各个方面。其目的是为了提高环境问题认知、反映政策或程序的变化、为帮助个人做决策提供信息。④健康影响评估。主要涉及对多方面政策、规划和项目的检测,重点关注人的健康。其目的是为了提升公众对于健康问题的认知、关于健康的决策中的公共参与、协调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博弈、提供缓和措施。
3、健康影响评估的阐释:理论、担忧和实践
研究指出,健康影响评估可能涉及到生物识别、个体行为、经济背景、社会规模,各种服务设施的可达性、建成和自然环境等多个维度,但是它们更关注自然、社会和建成环境如何影响人们身体和精神健康。
然而,随着人们对健康影响评估的讨论增多,许多担忧和问题渐渐浮现。具体而言有如下几点:①质量。健康影响评估是否有足够高的效能反馈给政策或者规划过程,或者作为“引导”来驱动讨论?是否预期性的健康影响评估能准确地预测拟建行为对健康的影响,以使得正确的判断可以修正行动来减小消极影响和扩大健康效益?评估的过程是透明的和包容的?②自身的花费和效益。健康影响评估需要时间和经历去准备,并且因为健康影响评估发展是模糊性的观念(如,提高认知、跨部门合作和避免伤害),它们的结果用于检测可能会很困难或者昂贵。③分析的议题。虽然许多健康影响评估的范围是明显的,但是许多健康影响评估呼吁有更为广阔的议题,甚至延伸到精神健康方面。这其中也存在个重要性和测量之间权衡的问题。④压力有积极或者消极的结果。随着HIA运用愈发广泛,大家对其作用于程序上产生特定的结果的压力日益增加。另外,当结果反映的现有证据不符合一般理解的时候,公众不满可能会出现。谁来引导、建立、设计和执行一份健康影响评估可能会影响结果。⑤与政策的关联。一旦一项健康影响评估项目完成,规划师并不清楚它该如何与政策关联。⑥亚种群。健康影响也许涉及不同的种群,这给健康影响评估工具识别这些群体、评估影响和合适的报告带来挑战。其中涉及的关键问题:这样的种群是如何定义的?相对风险如何评估?传统认知和本地认知如何融合?问题如何被公正地解决?⑦管理机构。健康影响评估工具是多学科结合的工具,需要多种部门的参与,但是它在任何一家机构内都缺少地位。
关于健康影响评估的规划实践方面,研究列举了3个最新的健康影响评估工具:“健康的发展测量”工具(HDMT)、“在能源和社区发展层面的环境设计的领导”工具(LEED-ND)和“为健康设计”工具(DFH)。
“健康的发展测量”工具(HDMT)采用由指标构成的网络工具和相对详细的清单检测多种多样的议题。虽然“健康的发展测量”通常与环境影响评估相结合,但这个工具明显的长处是其范围的广度、关于各种准则的系统性思维和对潜在健康问题的广泛涵盖。
“在能源和社区发展层面的环境设计的领导”工具(LEED-ND)提供了一份冗长的清单——总共将近50个准则——强调四个大类的多维度性:区位及与社区的联系、邻里模式和设计、绿色建筑和设计、创新与设计过程。这50个明确具体的议题中,多数关注规划和土地使用的问题、环境问题,旨在减少废弃排放、加大土地的保护和减少车辆的使用。
“为健康设计”(DFH)工具集由一系列的工具构成,包括3个HIA工具和一个特别针对规划师的规划检测清单。工具关注对规划影响较大的议题、明确利用人体健康的调查结果,关注与建成环境相关的健康影响。它主要包括四个部分:①初步检查清单。清单结合了筛选和限定范围的功能。它运用评分系统帮助规划师快速评估规划或者项目是否容易评估、是否促发一些对关键性健康问题的附加分析的产生。②快速评估工作坊。健康影响评估中公共参与的部分,主要搜集利益相关者的意见。③阈值分析。它包括15个不同分值的问题。一些问题分为“阈值”和其他“相关值“,通过对不同问题的打分最终得到健康影响评估的结果。④规划检查清单。清单总结这些工具的内容,并将其将主要观点运用于综合规划或其它地方规划中。
4、健康影响评估在规划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研究分析了公共健康在城市规划领域中的重要性。研究指出,随着世界持续城市化,城市和健康之间的联系将变得越来越重要。虽然健康议题已成为城市问题中突出的主题之一,但由于健康问题范围的广度和传统规划的缺陷,规划师难以将健康议题纳入到规划工作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健康影响评估工具可以对公共健康问题进行分析和研究,将结果作用于规划、政策和相关项目等城市规划领域中。因为工具的相对完整性和评估信息的易获取性,这些工具能为规划提供了新的选区和理由,也能提升规划自身过程。但是,研究也强调,考虑到健康影响评估的现有状况,对于怎样或者何时应该使用健康影响评估工具以及最后通过它们应该得出什么,仍然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来源:FORSYTH A, SLOTTERBACK C S, KRIZEK K. Health impact assessment (HIA) for planners: what tools are useful[J]? Journal of Planning Literature, 2010, 24(3): 231-245.
(供稿:蒋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