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刊检索
期数   从:
   至:
文章标题:
作者姓名:
关 键 词:
摘  要:
      
互动交流
本期您最喜欢的文章
《城市规划学刊》网站用户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02城市开发与土地经济(刘冰) 发布时间: 2016-09-28 点击: 1851

高铁站区再开发中的城市品质——以阿姆斯特丹泽伊达斯车站和鹿特丹中央车站为例
从阿姆斯特丹出发至布鲁塞尔和索隆的高速铁路建设,引发了沿线许多高铁站区大规模的城市再开发。该研究重点关注阿姆斯特丹的泽伊达斯(Zuidas)火车站和鹿特丹的中央(Centraal)火车站,通过对项目规划的分析以及对项目核心角色的深入访谈,探讨了项目的主要目标和开发状况,尤其是在规划和开发进程中城市品质将以何种方式和何种程度被加以考虑的问题。
论文先简要讨论了城市品质的主要影响因素,以此形成案例研究的主线。接着结合两个案例,分析了城市品质在高铁站区再开发中的作用,最后由分析结果的讨论得出更普遍意义的结论。
1、背景
欧洲高速铁路的复兴和高速列车网络的扩展,引发了很多火车站地区的重建活动;高铁站主要与雄心勃勃的大规模再开发规划相联系。这些地区多数被大部分或完全地开发为办公区——希望利用卓越的交通设施和高铁的先进形象来吸引面向国际的生产性服务机构。
“欧洲里尔”(Euralille)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它正是因为把高铁站与城市经济发展联系起来的方式而成为一个里程碑。为了重振疲弱的城市经济,新的里尔TGV火车站被作为“欧洲商业中心”(European Business Center)的锚点。虽然“欧洲里尔”项目的新增就业人数不及预期,但不可否认它确实推动了里尔中部区域的发展。但从城市品质的角度而言,该项目本身并不完全令人满意。内向型的商场倾向于将人们撤出街道,而街道上的公共设施不足以产生任何街道生活,给人感觉“欧洲里尔”成了里尔市中心与外围地区之间的一个障碍。
或多或少的类似问题存在于里昂的巴迪(Part Dieu)车站、巴黎的蒙帕纳斯(Montparnasse)车站和其他许多大型开发项目,如拉德芳斯、金丝雀码头、多瑙城和波茨坦广场。虽然有些不包含高铁站,但却是高铁站项目的灵感来源,因而它们在城市品质方面有可比性:都是大型而单调的办公区,缺少足够的城市品质。这引起了人们对整个西欧当时高铁站建设中的城市品质问题的关注:国际商务需要大量的现代、高效的办公空间,但这些空间往往不能提供高端企业所要求的城市品质和大都市氛围;而从长远来看,生活质量的问题又会影响到城市的竞争力。
高铁站区的质量对于一个高端商务中心的潜力有很大影响。有些大型车站位于城市中心,是重要的公共场所,这时它们作为高品质的城市空间比作为一个商务区更为重要。然而,许多著名的大型火车站区重建项目,却没有与更小尺度的具体的城市品质要素相匹配。因此,该研究把高铁站区作为场所而非节点,来探讨城市品质在高铁站区开发中的作用。两个案例都位于巴黎至阿姆斯特丹的高铁走廊上,虽然都是荷兰的项目,但从其范围和规模来说,它们代表了西欧一系列类似的高铁车站。
2、影响城市品质的主要因素
城市品质有许多方面可以界定,该研究中使用了一些常见的重要影响因素。一般至少有两种方法可以对城市品质进行判别。狭义上来讲,城市品质与城市设计的相关因素有关。例如,建设密度、地区的“粒度”、不同类型和年代的建筑物的组合,这些可以统称为城市结构。此外,还有功能、设施和人的多样性。功能的多样性可以使下班后的城市空间充满活力;能增加社会安全,并创建新的商业机会。地区可达性也与之有关,尤其是步行,因为人流对地区活力、安全以及零售业的成功十分关键。
城市品质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公共空间的质量,高铁站区正是这种情况。但是,如何定义良好的公共空间?许多人都曾讨论过这个问题,其中怀特(1988)通过详细观察如广场和街道等公共空间的功能,指出了影响公共空间品质的诸多因素:①人是最为重要的因素,为了吸引人,一个地方应该发掘人们的活动;②是尺度问题,空间过大被认为没有吸引力,因为大多数人青睐围合感;③地区的美学或建筑也是重要的——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它受高度个人化的主观影响而难以测度,但展现地方的独特性和真实性通常被认为是优秀公共空间的品质;此外,社会安全性是公共空间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因为站区空间容易吸引扒手、药物成瘾者之类的人,公共空间的控制因此显得尤为重要。控制某些人进入虽然会使公共空间更清洁、易维护,但会降低他们(青少年、流浪汉、街头艺人等)的可达性;④一些积极的因素是场所的围合性和连续性,以及是否有座椅、树木、水景和购买食品和饮料的可能性。在荷兰,避雨是一个重要的方面,而在南欧国家,遮阳可能更重要。
上述两种方法中,城市品质与城市设计有关的这种想法与规划人员的业务范围最为接近,也适用于城市内部的分析,文中的研究项目最为强调的仍是城市设计因素。第二种方法侧重于城市品质更广泛的定义,其中包括城市或区域层面的许多因素,如文化、娱乐和教育设施的水平、环境质量和安全;也包括像城市性、真实性等更难以捉摸的方面,更难以在项目层面上加以规划,即便如此,它们仍与项目的背景部分相关。总体上,前者以城市设计为导向的方法将城市品质直接与该项目的收益挂钩,后者是与城市品质相关的城市层面的一系列因素,涉及到一个城市的总体经济表现。该文章将这些不同的相互关联的要素,归为城市结构、建筑、功能多样性和公共空间质量四大类型,以便对实例进行比较分析。
3、阿姆斯特丹泽伊达斯车站和鹿特丹中央车站概况
①泽伊达斯火车站
自1960年代和1970年代,阿姆斯特丹的办公空间需求持续增长,老城内无法容纳。直至1990年代早期,地方当局发现城市仍需要一个高品质的办公区域。相较于城市中央车站,靠近环路的泽伊达斯站区先是受到私人机构的青睐,后来政府也积极促进这一地区的发展。该项目的目的是创造一个独特并具有大都市氛围的城市二级中心,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的高端服务业地区。然而其核心人员强调,泽伊达斯首先应该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都市区,才能取得成功。
该项目是在泽伊达斯总图规划中提出以后逐渐深化的,开发重点也从办公楼转变为办公楼、公寓和其他功能的混合。它带来了大量的子项目,包括如自由大学、大学医院、世贸中心、法院和汽车产业(RAI)会展中心等已有功能。许多法律和金融商务服务也已位于或靠近泽伊达斯地区。泽伊达斯地区有两个火车站,其中世贸中心(WTC)南站将作为阿姆斯特丹到布鲁塞尔、巴黎和科隆的Thalys和ICE高速列车的主要车站,它与斯希普霍尔机场只有6分钟的车程。2012年后,新的地铁环线将连接泽伊达斯与内城和中央火车站。计划到2030年,230万m2的项目全部完成。
②鹿特丹中央火车站
与阿姆斯特丹相比,鹿特丹是一个传统的工业和港口城市,主要产业为石化。该市从传统制造业普遍下跌中受到严重打击,现在正在发展服务业经济。城市政府希望吸引高收入团体和保留中产阶层,但内城在这方面存在问题,尤其是在城市品质的重要性日益增加之时。鹿特丹中心区大多数毁于1940年,后来由按照现代主义原理而设计的内城所取代,许多1950和1960年代的建筑现在看起来乏味和过时。但自1990年以来,鹿特丹建设了一些引人注目的现代建筑,反映了它当前更大的抱负和更新的自我意识。在此背景下,鹿特丹中央车站再开发项目成为城市的重大项目。
鹿特丹中央火车站本身必须升级和扩大;除了高速铁路,它还要容纳到海牙的兰斯塔德轻轨铁路(Randstad Rail)。鹿特丹是能够在内城里开发大型办公区的少数荷兰城市之一,中央站区现已成为重要的办公区,但很大部分上却是一个没有吸引力的僻壤。因此,要提升高铁站区的品质也应从整体上增加内城的吸引力和活力。上述思想体现在阿尔索普(Alsop)的鹿特丹中央车站总图规划中,它是一个灵活的框架而不是详细的建筑设计,旨在不仅改善车站本身,还有一个更抽象的目标:升级鹿特丹的内城和创造适应新经济的大都市氛围。然而,该规划被认为过于昂贵和奢侈,最终在2002年被放弃。现在项目的主要目标是建设一个新车站并与内城连接,使该地区成为旅客到达鹿特丹的“前场”,是城市真正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一个办公地点;其次的目标是进行更大范围的站区开发,尤其是增加居住功能。实际上,现在6万m2的开发计划以及对城市氛围和功能混合的设想已接近于阿尔索普的方案。车站预计2011年完工,整个工程拟于2020年以后完成。
4、两个案例的城市品质分析
案例分析的资料来源有两种:一是各种规划文件中的规划方案介绍;一是经授权的深度访谈,主要对象包括开发商、设计师、协调方等积极参与开发过程、且侧重站区场所功能的主体。研究从①城市结构,②建筑,③功能多样性,④公共空间4个方面对两个案例进行分析。
在这两个案例中,公共空间的品质是被提及最多的问题之一。公共部门和公开委任的建筑师负责公共空间(街道、广场)和公共设施(学校、公园等)的设计。当被问到怎样明确定义良好的公共空间,受访者提到许多前述的因素,如功能多样性、建筑和适当尺度;此外,还有公共空间可以被查测、控制并维持的程度以及行人的可达性、公园的可用性、可停留的空间和各种设施。这种公共空间显然被视为城市品质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在泽伊达斯,许多受访者提到泽伊普雷恩(Zuidplein),一些受访者对它高度赞扬,另一些则提出了批评。赞扬的一方强调那里的绿色植物、可休憩的空间和得到食物的机会:“空间不再只是自由的空间,而是因借自然而成。午休时间人们围坐在树边进餐,有光滑的铺地供滑冰者游玩。起初人们对这空间并不非常赞赏,现在却很赞赏”。车站的另一边有马勒广场,这里是学生从大学到车站的必经之路,人群里除了穿西装的办公族、还有学生,因而产生了各种的咖啡店和商店。今后,站厅将建造在地下,两个不同氛围的广场将由一个新的站前广场连接成为一个连续的空间。
公共空间可能是与人们的行为和福祉最直接相关的设计元素,也与城市品质最具体的因素相关。在泽伊达斯,公共空间具有了作为聚会场所的功能,但在设计中还没有被作为一个明显的要素。而在鹿特丹,它已被明确列入“合一”概念,虽然这个计划还较为初步。尽管如此,两个城市的设计师均强调,良好的公共空间必须逐步演化而来,不能一蹴而就,但也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5、结论
除了作为重要的商业区位抑或居住区位,车站地区也是城市的入口:是代表性的公共空间以及聚会的场所。车站地区具有对城市品质施加强烈影响的一些因素,如安全风险、相关的交通和基础设施影响等。这使得注重这类地区的城市品质相比那些孤立于城市边缘的办公区更为急迫。
在案例项目的规划过程中,城市品质受到相当多的关注。对于项目规划,设计师和开发商主要是将传统的街道作为城市生活的模式,即功能多样性、相对的细粒度和高密度,以及高品质的公共空间和建筑。在纸面上看,泽伊达斯和鹿特丹中央车站的城市品质都领先于金丝雀码头、拉德芳斯等原型商务区。但另一个结论是,城市品质有赖于所有参与者的长期承诺以及房地产市场等外部因素。对于城市应该是什么样的问题,公共和私营部门各有清晰的想法但差别不大,而且他们对影响城市品质的要素都投入了更多的关注。
那些在项目地区层面与城市设计直接相关的问题在规划中容易控制,并与参与者的业务范围接近。但在城市品质中还有许多与城市和区域相关的更加难以捉摸的要素,它们作为项目的背景,影响着项目目标和项目开发,间接地作用于规划过程。然而,只重视房地产、基础设施和交通运行是不够的;有些方面虽然难以在项目层面上进行规划,但仍应该考虑到。过多的详细规划会有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的风险,因此在整体的规划框架内,采用灵活和渐进的规划方法最为可行,但这最好在公共部门的主导下进行。
最后,由于站区往往位于城市主要的公共空间内,也应重视站区和城市的关系。站区环境的改善和品质的提升会给城市地区带来积极的作用。
来源:TRIP J J. Urban quality in high-speed train station area redevelopment: the cases of Amsterdam Zuidas and Rotterdam central[J]. Planning, Practice & Research, 2008, 3(23): 383-401.
(供稿:徐逸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