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刊检索
期数   从:
   至:
文章标题:
作者姓名:
关 键 词:
摘  要:
      
互动交流
本期您最喜欢的文章
《城市规划学刊》网站用户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06城乡社区发展与住房建设 (杨辰) 发布时间: 2017-01-23 点击: 2952

为儿童创造的空间——建成环境与儿童发展
1. 儿童的环境认知与社区认同
在孩童成长期的某个节点,家外部的物质世界变成了一个可感知的实体。随着生物性、社会性的不断发展,孩童要学着应对家以及家以外的空间。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般以家长或其他看护者全程监护开始,到孩子独立使用家所在的社区空间甚至使用其他许多社区空间为止。
作为成年人,我们已经很难感知活动空间从家扩大到社区的转变过程中有多少重大的成长故事,但可以肯定这个“外部世界”呈现给孩子远超于家的复杂性。社区有马路要穿过,有路线要学习,形形色色的商店需要识别,有声音、气味、光线、影子等待体验。不止如此,社区中还充满了人,那些不断出现的人对于孩子成为了熟悉而长期的形象,当地屠夫、隔壁邻居,邮递员等等。另外,还有一些相关的陌生人如住在一个街区的某人也会被儿童适时认出并且在脑中作为另一种稳定的形象存在。孩子们需要了解他们与所有这些个体间的社会关系、自己扮演的社会角色,以及在这个社区的设定下他们在所有情况下怎样扮演自己的社会角色。简单的过马路就需要学习很多直觉上的辨识力。从远早于大多数孩子被允许自己出门探险的非常年幼的时期开始,家长就开始指导孩子们在过马路时“要做”和“不要做”的事。除此以外,孩子们还被限制了哪些马路可以穿过:有些路车流太多或者是超出了社区的界限。
认知功能是掌握环境理解力、环境掌控力、以及应对环境的能力的必要先决条件,在社区环境中,认知功能主要是大范围的环境洞察力和认知映射。儿童对于物质环境的洞察力与概念是慢慢建立的。多数文献对于认知映射(认知地图)的描述是在大范围环境中的认路和移动,认知映射的概念不仅包括地表、小路和路线,同时也包括孩子们收集的所有关于社区环境的社会信息,包括特定场所发生的事,在这些场所该作出的反应行为以及这些场所是怎样和被谁控制的。
可以肯定的是在大尺度环境里例如社区的认知映射一定比家的认知映射要困难。孩子们不仅仅是面对数量庞大且种类繁多的空间场所,还有众多的人穿行其间,其中许多都是陌生人。因此,他们就需要在大尺度环境中的活动中培养出非语言的策略性互动技能。这种技能指的是人们用来表达空间意图的肢体语言和手势,包括头和眼神,在人群密集的都市区域尤其需要这种技能。举例来说,他们可能被教导过不要盯着陌生人看并且不要跟他们说话,这种眼神的避让就传达了他们的意向。
认知映射和非语言的互动技能让孩子们在社区环境中游刃有余的活动,更进一步的地方认同是在驾驭这些认知环境技能后的必然结果。某种程度上,社区环境对于儿童地方认同的发展比家起到更为决定性的作用。在一个公共环境中充满了别的孩子和成人,他们不仅仅是这个场景中的元素和演员,也是对其他人行为的观察者和评判者。就是在这些场所孩子了解了自己的公共人物角色,这些人物角色中包含着与物质环境建立联系的技能。比如一个非常擅长球类游戏、跑的很快、会克服不同障碍的孩子总会被认为具有一种特殊能力。此外,社区环境对于儿童的社会性发展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提供了青少年一个可以远离成人监视的环境,并因此发展出不同于“兄弟姐妹”或“儿女”的——“朋友”的社会角色。事实上,儿童的自治过程也是他们自我独立和建立自由意识的过程。
社区环境会促进 “自主学习”。孩子们在社区的室外空间有机会操纵在家不可能或不被允许的物质,例如用找来的东西进行搭建,在泥地、水坑中玩耍,或者利用室外环境作其他目的。曾经有研究强调了这种与环境互动的玩耍对于社会性和认知性发展的重要作用(Hart,1978;Saegert,Hart,1978)。这些玩耍的经历以及他们参与到的场所和空间也会是他们地方认同认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交通安全、犯罪行为、甚至是邻近社区间的紧张感,城市社区的儿童较乡村或郊区儿童面临更多的威胁,其行为也更多的被家长限制。但从另一方面说,城市社区中的孩子在接触不同肤色人群、观察多样的街道生活和探索广阔空间场所的过程中见识到了更复杂的环境,行为和感知的技能也随着儿童接触公共环境的丰富性而不断扩大。这些技能成为了都市人的特点,他们发展出了一套完整的调整机制来应对在持续变化中的日常经历。
2. 为儿童设计的空间
(1)场所感
场所感包括了对环境的整体印象以及它传达给使用者的感受。场所感会被空间形态结构所影响,这包括场地本身以及所处的周边肌理环境。肌理环境可以是广义的,反映在一个大区域的物质和社会特性上,也可以是非物质的行政环境。但对于场所感来说最重要的是独特的基地特性以及周边的物质环境肌理——空间关系,空间形态结构,已建成建筑的特点,视角的导向线,景观,基地的倾斜角度,使用者的出发点和目的地以及日照和风向。这是关于一个基地的所有独一无二的特性,要利用好肌理环境的独特性来创造场所感。当所有要素都齐全后,也许拉丁短语 genius loci——场所精神——是对这个导则最好的阐释。场所精神反映了对游乐场地总的内在解读的关键和理解,它定下了场地使用时的基调。
(2)整体环境
当一个场地被感知为一个整体时,比一个个孤立的部分更具对活动的促进性(并且更多地被使用)。物质上空间上的联通,使玩耍活动可以从一个场所流动到另一个场所,显然加强了场地的整体感知。可以通过创造一个中心广场这样的设计手法在物质空间上联结许多环境元素。被串联的元素构成了这个开放活动中心的区分不同场所的结构,有着可辨析的内部和外部之分。当在通往外部的地方建立了这样物质上以及精神上的阻碍时,玩耍就会持续在内部进行。为了促进基地整体的使用率,有清晰的通向外部的出口是很必要的。
重复观察显示,活动场地的整体性会使儿童玩耍的经历更统一,并且大大增加了儿童与这个场所物质空间互动的时间(Shaw,1976)。在研究认知映射时,让儿童使用整体、统一的活动环境与碎片化的活动环境作对比,显示出培养和保持良好的认知映射能力也与活动场地的形态结构有关系(Shaw,1978)。
(3)场所的多样性
有各种各样并置的空间情况(例如大的与小的,开放的与密闭的,黑暗的与明亮的)对于支持丰富多样的活动行为非常必要。充满想象力的玩耍需要多种多样的场所作为舞台。“场所”用在这里表示的是围合的程度。设计必须用空间的方式来思考。在设计儿童活动场地时,整个区域可以被分为许许多多大小不一,围合程度不一的场所。这样就会创造出从由围墙和天花板分隔成的的小而密闭的空间到没有明确空间界限的大型开放场所这样跨度很大的一系列场所。相反的,也应该具有大而界限明确的空间以及小却界限模糊的场所。多样性是这里的关键词。是因为这些不同种类场所的并置才创造了容纳支持儿童发展出丰富多样的活动的各种景观、场所。
(4)关键场所
一个关键场所常被一个主要的元素如一个滑梯或一个弹跳的垫子所主宰。在主要元素周围是一些场地和路径的复杂组合。一个游乐场地需要数个复杂的关键场所来落实环境的总体秩序。在一个统一的游乐环境内的关键场所是足够复杂的,可以包含许许多多不同的活动。仔细考虑怎样并置这些关键场所时很必要的。比如,一个滑梯与垫子就很互补。而反之,不相关的重要活动场所如果布置得太过靠近就会互相干扰。它们单独的活动范围就会在中立的区域或是自然的缝合处终止。就像设计的几何构成一样,这些关键场所应该被放置在合理的位置,使它们能够空间上以及行为上互相强化。研究很清晰地表明,环境的整体性使得关键场所减少所需的辅助区域,那么整个活动场地的使用度都会提高。
来源:WEINSTEIN C S, DAVID T G. Spaces for children——the built environment and child development[M]. New York and London:Plenum Press, 1987.
(供稿:盛番)

商业作为社区生活的结构和象征
Abbot Kinney大道是威尼斯市中央商业要道,是附近区域生活的结构和象征。近年来,这种街道设计规模扩大,成为由各种小店铺和酒店所构成的商业景点。新的居民和商户们竭力去保护这种新的商业文化,他们认为,这种文化是社区生活的真实表达,是一种鲜明的威尼斯烙印的社区。但本文提出了一个问题:是谁定义了社区?社区商业品牌的构建是有后果的。在将Abbot Kinney 大道打造成“品牌威尼斯”过程中,行动者提出了三个重要观点:首先,大尺度的商业环境能够塑造社区文化品牌;其次,这种由小规模的、独立商业组成的“符号经济的崛起”往往也会产生巨大的变化;最后,新居民和商家努力寻求和保护其文化的独特性并使其作为真实社区生活的象征。然而,与此同时,这种将新的店面与价格昂贵的商品和服务相结合所形成的邻里中心,在不同经济阶层和种族群体之间产生了隔阂。基于三年多的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本文试图揭示Abbot Kinney大道的商业化在打造出一个社区品牌的同时也成为区分不同社区的一个边界。此外,当地行动者在重新定义社区意义的同时忽视了长期居住在此的低收入居民,这些被忽视的居民认为这种新的定义是一种对社区生活的错误解读。
1960年代到1990年代之间,西华盛顿大道变成艺术大道,对于一些客户来说这是一个时尚的街区。然而,在变化之前,这条街道仅仅是由小规模商店,政治组织,一家社区报社,非营利机构部门,艺术家工作室,和旧货商店组成。因此,当时社区内部和社会各个阶层的联系比现在更为稳定。随着经济发展,街道由一个多功能的社会空间转变为一个由中央引导的零售中心。地方代理商为强调其独特性,创造了“品牌威尼斯”——独立的特定类型的商店,区别于像星巴克和GAP式的集中式零售连锁店的商业街。
针对Abbot Kinney大道的情况,社会企业家为了商业街的转型实行了两项重要措施:①改变街道的名字;②着眼于审美问题。在1989年,居民成功将商业街改名为Abbot Kinney大道。与此同时,西华盛顿大道协会改名为Abbot Kinney大道区协会。这是一个由企业主、开发商、和街上的居民联合组成的开放的社区组织。协会致力于环境保护,并在街上种植了74棵棕榈树。现在还增加了垃圾桶、自行车、树木周围的绿化、隔离带和一个有着商店目录的互联网网站,这些措施的目的是为了营造一个愉快的,包容的,有序的氛围,从而吸引行人和客户以及更多的商户入驻。
为进一步鼓励和扩大社区的新身份,社区企业家们还组织社区活动从而强调地区特点。这些活动吸引了社区以外的人们。例如,Abbot Kinney大道区协会举办户外艺术节。以及,威尼斯的艺术漫步,这是一个在洛杉矶备受瞩目的事件,零售、无声竞拍、食品供应以及音乐表演等活动都在Abbot Kinney大道上展开。这些活动有助于加强街道的形象,同时借助媒体的宣传,更大范围的传播了威尼斯社区的特点。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的组织机构打造了一个商业主题并增加了公开曝光的可能性,从而产生了额外的商业成功。
Abbot Kinney大道与洛杉矶其他地方相比属于完全不同的风格。最初入驻的商人更多关注这里的生活方式和地方文化。“没有大品牌和零售标志”这一特点反而吸引了大批商户来到Abbot Kinney大道。他们对行人展示店面、解释他们自己的商标和商品背后的故事。他们相信独立性和真实性是同义词,与充满了咖啡连锁店和公司零售店的周边社区相比,他们认为独立商业场景是真实社区生活的一部分。为保护独特的街景免受大企业的入侵,地方活动家开始了情愿运动——他们担心社区中的“独特个性”被大商业公司威胁。他们收集了2400市民签名,并获得了威尼斯商会的支持。
然而,他们忽略了这一新商业意义出现引发的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 Abbot Kinney大道成为了一个社区边界,将奥克伍德低收入居民排除在外。这些居民经常抱怨,从1990年代就有的社区节日也在逐渐衰败;没有黑人和拉丁美洲人的零售店,也没有值得闲逛的廉价店。对于低收入的奥克伍德居民来说,他们无法购买昂贵的商品,也无法享受高端的商业服务。他们仅有几个零星的栖息地,例如一家开放的咖啡店,它允许无家可归的人频繁光顾,当然也欢迎新的富裕顾客的光临。在这里每周都会举办一次“开放麦克之夜”,聚集了过气的嬉皮士、音乐人们和无家可归的人。这些低收入的本地居民缺乏一个集体的声音去声张他们过去曾经被广泛认知的形象,同时缺乏经济资源和社会媒体的关注,他们也无法强调他们是威尼斯社区重要成员的事实。
象征性的所有权可以帮助个体或群体控制和维护地区美学、公共权益以及社会经济权益。象征性的所有权有三个特征。第一,它出现在公众可以到达的区域,该地区人们通过重要的行为活动在环境中建立非正式的行为准则。在Abbot Kinney大道,这种非正式的行为准则体现在主题商业展示,通过独立经营的商店来吸引人们的眼球。高档次的设施吸引着有一定品味和可支付的人聚集到这里,并且也阻止了一些拥有较少的资源的人向这里聚集。第二个特点是象征性的所有权强化了居民对社区和公共生活的感知和认同。在威尼斯,不同地方的成员嵌入在不同的工作网络中,他们创建了一个新的社区象征,因此形成了特殊的社区生活。第三个特点是象征性的所有权需要居民的继承和宣传。Abbot Kinney大道的工作人员就通过日常活动来强调这种象征性。例如:组织每年一度的活动增强社区的形象、通过收集签名请愿的方式保持在政治上的活跃性、在公共场所提出倡导和媒体交流等。换言之,象征性的所有权并不是简单的存在于历史和媒体中的自由言论,它还包括当地的成员尝试通过不同的实际活动强化这一标志性特征从而吸引或者阻住其他人的到来。
来源: DEENER A. Commerce as the structure and symbol of neighborhood life: reshaping the meaning of community in Venice, California[J]. City & Community, 2007: 291-314.
(供稿人:仲望)